家有老爸六十而立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9 10:43
  • 人已阅读

  只有一位家长的婚礼

  

  我和辉的婚礼上,敬茶仪式令中只有一位家长上台。辉恭敬给爸斟茶:爸,谢谢您把晓月培养得这么好!您一个人太辛苦了,今后我就是您的儿子,我一定会善待晓月,我们一定好好孝顺您!

  

  爸黢黑的脸漾成了一朵花。他把我和辉的手交叠在一起,紧紧地握着,红了眼眶:女儿,你打小没有娘疼,但好歹有个爸,辉比你苦命,你要对他好。我和辉的泪夺眶而出。

  

  辉双亲早故,靠亲戚接力养大。而我的妈,留下的唯一照片是结婚证上拇指盖大的一张脸,斑驳如陈年灰墙。

  

  爸没文化,靠收破烂拉扯我长大。祖上留下的小镇一隅的老屋,是爸最值钱的家当。他在老屋里欢天喜地迎娶妈,欢天喜地迎接我的降生,却突然成了世界上最萎顿的男人,老婆跟人跑了,撇下幼小的我。

  

  他尽己所能,给我快乐童年。但随着我一天天成长,离他越来越远,读中学、大学、上班、谈恋爱,我们之间,话越来越少,我对他浓浓的依恋,也渐渐被照顾他安度晚年的责任心所取代。

  

  婚后,我和辉左劝右劝,爸都不肯离开老屋,跟我们去城里。他反复就一句话:我想当姥爷,我要为外孙攒玩具。

  

  落寞的姥爷,内向的囡

  

  我生下女儿小丸子,辉打电话给爸报喜,他连夜雇车赶来医院,给小丸子拿了两麻袋的玩具。

  

  辉上班忙,我坐月子全靠爸,他事无巨细一手包揽。休完产假,我安心去上班,家里一切交给爸。我们住的这个年轻社区,小孩多得数不过来,但由老头带孩子的只有爸一个。

  

  我和辉根基浅,请不起保姆,日子只能这么过。小丸子2岁多了,很怕生,一见生人就往我怀里扎,更别说跟小朋友们一起玩;会说的词很有限,含糊不清。我跟辉表明担忧,他不以为然:小孩子发育有早有晚,别操之过急。

  

  小丸子变身小公主,令人诧异

  

  小丸子一天天长大,除了爸带来的两麻袋新旧玩具,小丸子没别的玩伴。小丸子坐在玩具堆里兀自玩得兴味盎然,爸在旁边打瞌睡。

  

  爸对小丸子尽心尽力,但他一个老头独自伺弄城里小囡,明显力不从心。我安慰自己:进幼儿园就有专门的老师带了。

  

  一天加班后回到家里,我疲倦地倒在沙发上,小丸子一扭一扭跑过来,奶声奶气地唱起了《小燕子》,还有板有眼地手舞足蹈……我不敢相信一切是真的。爸投入地给小丸子打着拍子,脸上的表情得意而舒展。

  

  小丸子像一夜之间通晓法术的小魔女,会唱歌跳舞不说,还绘声绘色地给辉讲小故事,小美女般地爱臭美。一天,小丸子穿着一套粉色蓬蓬裙回家,宛若小公主。我不禁纳闷:女儿可没这一身衣服,从哪来的?爸随意地说,有人来小区卖童装,很多人买,我也买了一件。我一听更纳闷:小区保安很谨慎,绝不允许商贩进入,难道爸在撒谎?

  

  由于单位离家远,我和辉都早出晚归。不久后的一个中午,我回家取落在家里的工作材料。推开门,眼前的一幕惊住了我:爸膝盖上坐着小丸子和一个小男孩,正开心地嬉戏;厨房里一位胖胖的和气老太正在包饺子。爸见我回来,不自然地张罗:我想念老家的饺子,就请人包点饺子吃。老太太也窘迫地招呼我:快熟了,等等就可以吃了。

  

  我愕然,拿了材料,赶紧找个借口溜了。

  

  人家三十而立,你爸多大?

  

  晚上,我跟辉说起白天这一幕。辉开玩笑:莫非,爸有情况了?要不,给爸找个老伴呗。我一听就来气:爸不是那样的人!再说,我会养爸一辈子!辉很认真地说:少年夫妻老来伴,我们是能给爸一碗饭吃,但我们能陪他解闷吗?

  

  辉的话说到了我心坎上,我跟爸在一起,所有交流都是一问一答式,我连带爸上街转转的次数都很少。爸的全部世界就是小丸子,小丸子睡了,他世界的中心就转移到电视上。

  

  半夜,我把辉推醒,征求他的意见:要不,我们帮爸撮合一下?辉点头应允,说外围工作由他全权负责,他先打探一下老太太的身份。

  

  一星期后,辉脸神告诉我打探清楚了,老太是他同事阿峰的妈,守寡多年,退休前是一名幼儿教师。阿峰两口子也想给老太找个伴,这事靠谱儿!

  

  瞅个机会,我们和阿峰两口子密谋一番,决定由我先试探并鼓动爸,老太那边按兵不动。

  

  时值公司业务淡季,我常能抽空回家,跟爸“意外邂逅”。爸跟老太搭伴带孩子,阿峰的儿子豆豆和小丸子早就混熟了,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。我陪着爸和老太闲唠嗑,时不时给老太带些刚出锅的小糕点。老太乐得合不拢嘴,直羡慕爸好福气,生个好女儿。每每这时,我就顺势歪在她怀里撒娇:张姨,要不我给你做女儿吧,我从小没妈,欠妈疼哩!我偷偷瞟一眼爸,他笑得分外开心。

  

  一天中午,我买了新鲜的韭菜和肉,撒娇要吃张姨包的饺子。张姨在厨房里忙活着,我给她打下手,爸在客厅里带豆豆和小丸子。屋子里弥漫着家的温馨气息。餐后,张姨带豆豆回家午休了,爸难得好心情地哼着曲子,给阳台上的仙人掌浇水。我凑上去,故作平淡:爸,张姨包的饺子可真好吃。要不,我们把张姨请到家里来,天天给咱做饺子吃。爸把水壶一顿,沉着脸问我:什么意思?我干脆坦白:我想有个妈,我觉得张姨很合适。爸怒不可遏:你这孩子可真不知轻重!人家说三十而立,你爸多大了,也不怕人笑话?!

  

  爸折身进屋,收拾换洗衣服,要抱着小丸子回老家,我拉都拉不住。甜睡中的小丸子被惊醒,大哭着往我怀里够。爸见状,气咻咻地冲进睡房,把门关上了,晚饭也没出来吃。

  

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

  爸的处事哲学:不可失信于人

  

  一晃数月,不见张姨。每每见爸在厨房里下速冻饺子,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。我知道,他在怀念跟张姨一起时一粥一饭的幸福。转眼快到中秋节了,辉想把表弟从广州邮的月饼给阿姨送过去尝尝,就给阿峰打了电话,得知阿姨回老家了,而且范了风湿腿疼下不了床了。辉记下地址,说周末去看望。

  

  周五饭桌上,辉让我帮他收拾行李,他周六一早要出差,半个月后回来。我应允。爸问辉:你这周末不是要去看阿峰的妈妈么?我不以为然地笑:爸,工作第一大,等辉回来再去探望也不迟。

  

  周六大清早辉赶往飞机场,我则带小丸子去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。临行前交代爸:我请了3天假,下周四回来。

  

  其实,这是我们4人智囊团的又一妙计;辉和我都在骗爸。周日下午,我们两家驱车前往辉老家。门打开,门里门外的人都怔住了。爸和我们面面相觑,爸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,忙不迭解释:你们说好了这周末来,又都有事不能来,不能失信于人,于是我就替你们来了。

  

  张姨倚在躺椅上热情招呼我们。只见她腿上覆着野生麻叶,麻叶上用保鲜膜裹着正在发酵的米酒。张姨指指腿,笑着说:“晓月,你爸说这是家里的祖传秘方,能治好我的老寒腿呢。”我们都朝爸意味深长地竖大拇指,爸自信满满:一周以后,你们就信了!

  

  我们在张姨家里张罗了一桌丰盛的晚餐,提前过了中秋节。米酒熟了,酒香四溢,爸不让张姨起身,吃喝都递到她手上,一周后,张姨腿上的包扎祛除,褪了一层皮,居然下地行动自如了。

  

  我们把张姨和爸接到城里,为他们买了同一小区的一套二手小户型。二老闲不住,开了个社区托儿所,专门帮年轻夫妇带孩子,每个孩子每月300元。张姨教孩子们唱歌跳舞时,爸就在旁乐呵呵地打拍子;爸修修补补那些旧玩具时,张姨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就拿着毛巾和水,陪爸絮叨。

  

  他们的小家里,弥漫着孩子们银铃般的笑语和好闻的饺子香。我和辉,也终于有了亲爱的爸和妈。